仙禽丹顶鹤

发表时间:2012-01-08 07:26:21

        在人们的印象里,丹顶鹤不是一种普通的鸟,它别号“仙客”、“居士”,又有“仙鹤”之称。在道教文化里,它是得道真人的座禽,真人故去被看作“驾鹤西游”。韩韫玉的《咏鹤》诗“丹顶云裳白羽轻,芝田旧日得仙名。生来云水原天性,望里蓬壶是去程。代远每过千岁寿,露寒常向九皋鸣,不随卫国乘轩队,稳卧松巅梦太清。”把古人对丹顶鹤的认识总结得诗情画意。
       
        丹顶鹤是一种大型涉禽,体长140-150厘米,体重10-12千克,雌性略小,因其头顶皮肤裸露呈朱红色而得名。它的喙长,呈淡灰绿色,躯干羽毛雪白,双翅的初级和三级飞羽黑色,故有“白羽黑翎,丹顶绿喙”之说;它的后肢细长,尤其是腿以下到脚趾的部分长约29-31厘米,走起路来昂首阔步,仰面朝天,真好似“闲庭信步”,一副高贵矜持的神色。
       
        丹顶鹤寿命50-60年,在鸟类中算得上长寿了,画家们也常作《松鹤图》表达对长寿的祝愿。其实丹顶鹤栖息于河湖边、芦苇荡的沼泽地区及水草繁茂的溪流湿地,跟松树根本沾不上边,但人们还是很乐意接受这种美好的祝愿。
       
        丹顶鹤体态优雅,性情幽娴,尤其在繁殖季节,雌雄常常相对翩翩起舞,引颈长鸣,这样壮观的场面常引得一些以鹤为友的古代文人诗兴大发,刘禹锡“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可为兴致高涨,储光羲“舞鹤傍池边,水清羽毛鲜,立如依岸雪,飞似向池泉,江海虽言旷,无如君子前。”简直把鹤当作了可引为知音的君子。古人还常把丹顶鹤当作闲云野鹤、耐不得束缚的高人隐士,有欧阳修的诗为证:“樊笼毛羽日抵催,野水长松眼暂开。万里秋风天外意,日斜闲啄岸边苔。”因此,不得志时常以鹤为伴。“长鸣似与高人语,屡舞谁与醉客求。试将衣袖闲招引,转尽花阴意未休。”你看韩韫玉的这首《鹤舞》是不是很能表达一种情绪。
       
        丹顶鹤主要分布于我国东北部、俄罗斯东部、日本北部、朝鲜东部,为世界瞩目的珍禽,我国的一级保护鸟类。在野外,它们常成对或以3-4只的小家族方式一起活动,喜涉水,常到溪流、河湖边觅食。丹顶鹤是杂食性鸟类,主要以鱼类、甲壳类、软体类、昆虫类、蛙类及小型鼠类为食,也啄食禾本科植物的根、茎、叶、嫩芽及种子,进食时常啄食一些砂粒、泥土进入砂囊以帮助磨碎食物。它们每年10-11月飞向南方,在长江中下游的江苏、浙江、安徽等地越冬,翌年3月份陆续从南方越冬地飞回北方故乡繁衍后代。它们4-5月份进入繁殖季节,求偶期间雌雄常双双不断地跳跃起舞,引颈长鸣。雄性首先向雌性发出“GOO—GOO”单音节的求偶声,雌性随即迎合着发出“GOGO—GOGO”双音节的叫声,声音清脆宏亮,尤其在早晨和傍晚的叫声更加嘹亮,可传至2公里以外。《诗经》上说:“鹤鸣九皐,声闻于天。”丹顶鹤之所以鸣声响亮是因为它的气管比较特别,不仅长而且穿入胸骨内盘曲多圈,这种现象在鸟类中比较罕见。丹顶鹤的巢穴一般营造于芦苇的深处、人和大型兽类很难到达的靠近水的地方。它们在产卵前的几个小时才开始营巢,一般雄雌共同参与,初期的巢很简陋,以后逐渐改善。产卵前双亲又是喙啄又是爪抓地把由它们带大的幼鹤驱赶出巢区。被双亲赶出家门的小鹤们结群活动,待到向越冬地迁徙时,它们可重新回到家族中一起迁飞。丹顶鹤每年产一窝卵,卵重250-300克。雌雄轮流承担孵化任务,但以雌性为主。孵卵时,一只坐孵,另一只在巢穴周围警戒、觅食,孵化期31-33天。雏鹤出壳前,先用喙将坚厚的卵壳啄一个小洞,然后逐渐扩大,双亲在一旁站立不安地守候着,约经过25-26小时的艰难时光,体重约150克的幼雏才破壳而出。丹顶鹤的幼雏早成性,一出壳即能睁开眼睛,2-3小时后能挣扎着站起来,一天后可进食,2个月后能随双亲出巢穴觅食。随着月龄的增加,小鹤们的身体逐渐强壮起来,亲鸟便领着幼鹤离开巢区,到远处游荡、觅食,晚上在临时筑起的巢穴中过夜。当遇到敌害时,一只亲鸟照顾幼鹤,另一只迎击敌人,直到报敌人赶走为止。幼鹤4-6岁后即可参加繁殖了。丹顶鹤的天敌有鹊鹞、白头鹞、白尾鹞等,这些“可恶”的空中强盗常破坏丹顶鹤的卵。
       
        丹顶鹤高贵、美丽、可爱,很多大学生都集体到动物园里来认养它们,并在紧张的学习之余抽空来看望这些让人牵挂的“宠物”。
       
        看来,随着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施,人们对生态环境的关注越来越多,对野生动物的热爱之情越来越炽烈。在这里,我告诉热爱丹顶鹤的朋友们,我们国家早就开始了丹顶鹤的保护工作:1976年在黑龙江省建立了国家级扎龙鹤类保护区;1985年在辽宁省建立了国家级双台子河口鹤类保护区;1986年在安徽省建立了国家级金湖鹤类自然保护区。这些保护区的建立为数量已较稀少的丹顶鹤提供了正常栖息繁殖的自然环境。


                                                                                                                                   马战 张爱民
                                                                              1999年8月3日发表于《齐鲁晚报<生活空间>》